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赌石能挣钱吗
摘要

2021年第一只退市股来了!1月13日晚间,上交所发布消息表示,决定终止*ST金钰股票上市,退市整理为期三十个交易日。是夜,这则消息无情地撕碎了近6万名中小股东

2021年第一只退市股来了!

1月13日晚间,上交所发布消息表示,决定终止*ST金钰股票上市,退市整理为期三十个交易日。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是夜,这则消息无情地撕碎了近6万名中小股东们的心!

*ST金钰,成立于1993年,未*ST之前叫做东方金钰,主要从事宝石及珠宝饰品的加工、批发、销售,翡翠原材料的批发销售等。曾经的掌舵人是赵兴龙,之后由他的儿子赵宁继承。

东方金钰是之前徐翔看中的大牛股,2015年股价走出历史高点61.44元,市值接近280亿。但如今股价早已大跌96%,最新报价为0.84元/股,市值不足12亿。

当时号称国内“翡翠第一股”,最终落得如此下场,不禁令人唏嘘。

对于翡翠原石交易来说,“赌石”是交易的主要方式。

翡翠原石在开采之后,表面往往包裹着一层风化的皮壳。由于目前没有任何仪器能做到透过这层外壳判出这块石头究竟是“暗藏珠玉”还是“厚重顽石”,因此交易双方都只能凭借肉眼观察和个人经验来评估这块原石的价值。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于是呢,一夜暴富或是倾家荡产,全在于切开那一瞬间。为此,行内人把赌石游戏戏称为“一刀生,一刀死”。

赵兴龙的个人经历是一部石头记,早早以翡翠业起家,因此深谙赌石,据说成功率可高达80%,圈内人送其外号为“赌石大王”。赵兴龙就是靠着赌石手技草根于市井翡翠原石估价和买卖交易,一刀切出了一个翡翠帝国。

2005年,赵兴龙通过控制权收购交易,在资本市场拿下一块重要基石——湖北上市公司多佳股份的控股权,之后再通过一系列资产重组,成功将这家公司改造为东方金钰,成为中国翡翠第一股的实际控制人。

在资本的追捧下、在翡翠这种独特珠宝散发的光晕中,东方金钰这家上市公司的市值不断走高,当时赵兴龙也借势一度当上云南首富。

翡翠生意是一块肥肉。2000年前十年,翡翠价格每年以平均18%增速上涨。2010-2015年的几年涨幅甚至超过30%。像玻璃种、冰种、蛋清种被称为“东方钻石”的精品翡翠,涨幅更是翻了1-2倍。

这么挣钱的“石头”,身怀绝技的赵兴龙如果不去赌一把哪对得起赌石大王的头衔?

于是赵兴龙押注了未来翡翠市场的无限前景。2004-2017年,东方金钰通过耗资45.58亿巨资囤积了809块原石,期间不惜大幅举债或筹资。

也正是这样的不明智做法,为之后东方金钰的退市埋下了一颗雷。

当时为了拿到更多的钱去买石头,赵兴龙与徐翔合谋收割韭菜。2014-2015年东方金钰通过参与定增的方式在二级市场释放利好,而徐翔则趁机坐庄拉抬股价,上演一场“疯狂的石头”,以牟取巨利。

实际上,这些高价买来的“石头”堆满了仓库却无法为带来可观的现金流造血。2006-2017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仅占其囤积数量的7.17%,销售金额为5.86亿元

一时借钱是很爽,但还钱的时候现金流根本不足以偿还债务。

咋办?

为此,东方金钰不得不靠借新债还旧债进行“续命”,这也导致后续债务雪球越滚越大。

而且随着后来徐翔出事,东方金钰也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被牵出。2016年赵兴龙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事实上就是涉嫌徐翔案被刑事判决。

赵兴龙留下了一个无比颓废的烂摊子。

老子不行,儿子出来顶替。赵宁是赵兴龙之子,由其担任新一任董事长。

虽说赵宁执掌东方金钰“继承”了高额财富,但也面临着一个烂摊子。赵宁这位公子哥心高气傲,当时在接受采访时还雄心勃勃地表示,要超越父亲,希望三至五年内将东方金钰100亿市值的货币单位变为美元单位。

如今来看太过滑稽!

不过,东方金钰在赵宁手里多年不变的经营内容确实有了一些新变化。比如一些描述新业务的新词,“O2O、新零售、供应链金融......”出现了。总而言之,东方金钰要从传统业务向产业金融的方向发展,打造以珠宝翡翠产业链金融服务为纽带的珠宝翡翠、网络金融、小额贷款、典当融资、资本管理的珠宝产业生态圈。

目前,东方金钰业务确实变成了三块,分别是珠宝玉石首饰、黄金金条及饰品以及网络金融服务。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然而,这位新任董事长接下来的一些操作行为也非常令人迷惑。在债务本已高企的情况下,2017年赵宁还花费将近25亿元采购了319块翡翠原石,采购数量和金额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不仅创下历史新高,而且还是往年的3倍多。

看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赵宁也深得其父赌性真传,但这样注定悲剧。

山雨欲来风满楼!2017年下半年开始,其他控股股东以及员工持股计划持续减持东方金钰的股份。

2018年,东方金钰借新债还旧债这种“拆东墙补西墙”惯技终于玩不下去了,流动性危机爆发。先是2017年发行的“17金钰债”无法按时付息。7月,公司公告披露称有9.16亿元债务出现逾期。到了2019年年初,债务逾期的规模已经达到16.70亿元。

2018年,东方金钰不得不通过大幅打折降价卖掉一些翡翠成品,使得当年翡翠成品的毛利率破天荒跌至-72.04%。同时,赵宁通过云南兴龙实业和瑞丽金泽投资两家企业间接控制公司52.96%股份,持续进行减持或者超高比例质押融资,以尝试缓解债务困境。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但是长久以来债务累积实在太过庞大了,所有的补救已经显得杯水车薪。

虽然曾砸几十亿元重金囤起来的翡翠原石显示价值超过80亿,但是自我估值根本不具有市场公允性,因此在大多数人看来反而是一堆“破石头”。另外,新开辟的金融业务也成为了累赘,“贡献”近10亿亏损。

第一笔违约只是开始,紧接着第二笔、第三笔、第四笔......来自全国各地的银行、信托公司、私募基金、资管公司,甚至还有民间自然人纷纷宣布上市公司的相关债务到期没有清偿。并纷纷通过司法渠道,对赵兴龙、赵宁家族持有上市公司股份予以冻结、轮候冻结。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2019年7月29日晚,东方金钰只能公告称,东方金钰及其全资子公司金钰珠宝”被债权人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

其实,赵宁也看出公司漏洞堵不住了想要跳出去。2019年东方金钰寻求卖身,和中国蓝田联合上演了一场收购罗生门。不过这场收购案存在非常多不合规之处,仅仅持续了11天便宣告失败。为此赵宁还遭受证监会立案调查,不过截至目前其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回顾公司这些年可以发现,东方金钰并不是输在产业上,而是输在管理上。国内翡翠市场已经日趋完善,由过去的无序到形成了一个较完善的市场体系,这对公司尤其作为翡翠上市第一股而言是有利的。

但是赵兴龙和赵宁这两父子为了囤这些“破石头”,导致经营一塌糊涂,一步步把整个企业推向深渊。

2015年高光时刻过后,东方金钰净利润持续走低。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仅剩下217万元,而净利润再度亏损6.57亿元。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那些囤积的翡翠很难卖出,存货周转率逐年下降。2015-2019年,东方金钰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53 次、0.92次、1.00次、0.34次和0.06次,库存严重积压,最终带来经营性现金流净额长期为负。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与此同时资产负债率快速攀升,远远明显高于民营上市公司平均水平。据2020年前三季度,东方金钰的资产负债率已经高达102.83%。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公司表现得这么差,难免会进行某些财务造假。

2020年经证监会立案查明,东方金钰在采购和销售交易环节存在财务造假。2016-2018年间,营业收入分别虚增了1.42亿元、2.95亿元和1.2亿元,营业成本分别虚增了0.47亿元、1.1亿元和0.41亿元。此外,利润总额分别虚增了0.95亿元、1.84亿元和0.79亿元,占合并利润表利润总额的29.60%、59.7%和211.48%。

2020年12月22日,在面值退市的边缘几经挣扎后,东方金钰最终以0.86元/股收盘。12月23日开市起,东方金钰正式停牌,市值被定格在11.61亿元。

2021年,迎来是东方金钰作为今年第一家退市股的官宣。

似乎而言,以“赌”上市,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老板是“赌石大王”,公司靠一刀切出来的,如今落得退市下场
(文章来源于:解析投资)